第二十九章 误入危境

爱死笔趣阁 www.24biqug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静谧的夜色缓缓地笼罩着居所的房舍,除却秦炳炎的鼾声、草地里的虫鸣以及庭院回廊边细绳窸窣的摩擦响动,别的喧嚣几乎一点都没有。

    可清早卯时没到就爬起出门的楚云逸,直到月落枝头,都还在辗转反侧。

    是啊,不管大师兄和秦炳炎怎样的宽慰自己,不管明面上再怎么表现地不以为意,可始终那淡淡的失落与焦急,都挥散不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自己不是大家眼中公认的奇才吗?自学风水两门仙术,以最小的年纪夺得华阳争锋的冠军,就连文师伯那一套为所未闻的“太极拳”自己看一遍也就能模仿着打下来。即便是自己寒毒附骨,可不是早早就被暖阳玉给根治了吗?就算是落星剑灵力强大,但难道秦炳炎拼了命给自己弄来、一百八十年方才能产出一颗的赤阳珠也起不到效果吗?

    原以为只是父亲故弄玄虚吓唬自己一番,没想到竟正是这般的险峻与艰难。

    楚云逸想着想着,不由得轻声一叹,然而谁知,却是数道碧绿的仙光,也突然应声而起,闪过楚云逸的眼帘。

    寻源望去,只见那光芒是从床头的一个锦盒缝隙中透出,而锦盒里装着的正是那因为害怕再被勾起未知的回忆碎片而被自己弃置着没有佩戴的碧琼回春环。

    突然昨日的回忆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楚云逸猛的一把抓过锦盒,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别闹,我还要睡呢!”突然地响动显然让身边的秦炳炎有所察觉,可没想到他仅仅是翻了个身,又呼呼大睡了起来。

    本想着叫上他一起,可想到今天本就累了一天,大师兄又说明天还要继续早起,也便摇了摇头,蹑手蹑脚地从柜子里取出件斗篷披上,一把套上碧琼回春环,小心翼翼地潜出门去。经过回廊时不禁瞥了一眼大师兄,只见他不住地微微晃动在那细细地长绳之上,但显然已经熟练掌控并习惯这般,看似危险却睡得十分安详。

    不禁在心中赞叹了一番,继而惦着脚趴在墙壁上,如履薄冰地挪过那快被大师兄身体完全封住的唯一出路。

    快速地奔出居所,趁着夜色向着那人烟稀少的西山荒林潜行而去。

    虽然不久前方才在那边经历过命悬一线的恐怖事件,但毕竟要想在没人打扰地方去验证自己的想法,越是荒僻也就越是不二之选。

    夜过子时,元辰顶上本就不多的长老弟子也几乎都已睡去,寂静的黑暗总让人有些难以抑制地心悸,但显然,楚云逸沉浸在有可能得以突破的欣喜之中,也没什么心思去嗅探周围是否存在危险的味道。

    浓密的山林里小路崎岖,不知走了多久,楚云逸方才在一个路口过后发现了一块高大且宽厚的巨岩。见此情景,楚云逸赶忙小跑到被巨石遮挡住的阴翳中,盘腿坐下。

    将微微泛着绿光的碧琼回春环露出长袖,双手合十,开始默诵法诀试着生成五种灵力,很快,一股欣喜便涌上了楚云逸的心头。果不其然,从碧琼回春环里涌进体内的灵力顿时在经脉间加速旋转,并在此辅助之下轻而易举地聚齐了较之以前平衡了不少的风雷水火土五种灵力。来不及惊叹,楚云逸赶忙以碧琼回春环作为中心,开始汇聚五灵,然而尽管他小心翼翼,极力控制着灵力间各自的平衡,但当那五股带着颜色的灵力就快要融合在一起的时候,终究还是猛地溃散开来。

    “这不对呀!”楚云逸不解地摇了摇头,自语道:“这碧琼回春环的治愈之能应该就是通过灵力流动,来平衡两仪协调阴阳的,从而达到修复内伤的效果呀,而且刚刚明明就已经要成功了啊!”

    虽然没能一蹴而就,但楚云逸也不气馁,趁着那一气呵成的感觉紧接着又开始尝试了起来,然而还没演练几次,便被远处隐隐约约的嘈杂给打断了。

    “都这个时辰了,不应该有人在这种地方呀!”楚云逸暗暗在心里想着,虽然明知其中大有蹊跷,但还是将那件自己很少穿着的斗篷的兜帽盖上系紧,循着声音的方向,紧贴着岩壁轻轻地挪去。

    渐渐地,那细碎的声音也开始变成清晰的呵斥责骂,那清朗却丝毫不带一分宽厚的声音更是让楚云逸不由得猛的一激灵,让原本不想再多管闲事的楚云逸,已经抬腿准备后退的脚步都停滞了下来。

    “时间和位置老子都给你摸清楚了,你个饭桶等了两天都没动手,是想干什么!”话音方落,接着便是接连几声闷响和些许极力压制的呻吟,显然责骂还不够解气,那火冒三丈的青年定是又动起手来:“我爹爹给你那混元印你可知是何等的宝贝吗?它融汇天地之气,能强改命格体质,要不然就你这种庸才能三两个时辰就跳过归元之境直接达到驭元初阶?得了那么大的便宜现在让你出点力气还推三阻四的,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要不是陈宜年那条老狗说你年纪小有听话,你以为你能进到我们掌教门来修习?”

    “师.....师兄,不是......那在饭堂之中......我怕......我怕......”回应的少年声音断断续续,显然在刚刚的毒打中伤的不轻。

    “你怕怕怕,怕个什么?”少年的辩解迎来的不过又是一声响亮的耳光:“你一个驭元境界的想要收拾连聚气都不会的杂鱼,别说就他们两个,哪怕两百个、两千个都是捏死蚂蚁那般的容易!”

    “可是还有方师兄......”少年胆怯地回答着:“而且饭堂里人多只怕闹大.....”

    “闹大了就让他们一起死!”青年却毫不避讳地冷冷道:“反正我爹说了,等到时候大事都准备好了,这些人都......”

    “师兄,这.....这可都是同门.....”少年的声音里满满地都是颤抖,不知是恐惧,还是什么。

    “你!”不知是气急还是怎样,那青年也不再言语,只是又动起手,开始殴打起那个可怜的少年。

    楚云逸双拳死死地握着,想要挺身而出,可也明白没了落星剑的自己恐怕不仅一点忙都帮不上,反而会毫无意义地搭上性命。

    因为那阴鸷声音的主人不是他人,正是在光天化日下的元辰顶山门前,都毫无顾忌悍然对自己痛下杀手的掌门爱徒兼义子——廖克元。

    别说自己今日已经听到了这丧心病狂的秘密对话,就算是没有,在这人迹罕至的密林里,对自己、对风门都抱有莫大敌意的廖克元,也断不会放自己平安归去。

    听着那一声又一声凄厉的惨叫,楚云逸肝胆俱碎,死死地闭着眼睛,逃也似的向后退去。

    然而未曾想还没迈出几步,竟一个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谁?谁在那?”随着“铿”的一声剑啸,廖克元一边大声质问着,快步跑向楚云逸的位置。

    “完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楚云逸的脑海,深知若是被廖克元逮住,必然下场极惨,楚云逸也便不再害怕暴露行迹,催动身边的山风云岚,向着密林的外围飞奔而去。

    “站住!”廖克元断喝一声,手中仙剑亦是一荡,凌厉的剑芒也冲着楚云逸那漆黑的背影接连不断地扑来。

    此起彼伏的碰撞与爆炸萦绕着楚云逸的身周,而他的心里却只有一个字——逃!

    是啊,只有逃掉了才能活下去,也只有逃掉了才能把今天听到的所有东西告诉大师兄和爹爹他们。

    “你!赶紧给我从那边绕到下一个路口,堵住他!”廖克元发现自己用尽全力的速度似乎也无法在很快的时间追上对方,便冲着从地上缓缓站起的少年大声喝道,继而又遥遥望着楚云逸喊道:“你逃不掉的!现在给我放弃抵抗,我兴许还能饶你一条狗命!”

    即便听到这样的喊话,楚云逸也清楚的知道,这无非是廖克元在拖延时间罢了,他如此这般只能说明肯定片刻之内无法追上自己,而且所幸自己现在都还没暴露身份,只要能躲过前面的堵截,逃出密林,一切就都还有转机。

    忍住不去发声理会,楚云逸只是********的向前飞奔,却未曾注意到,身后的廖克元竟不再追赶,而是直直立在原地,持剑握诀,一副金色的太极法印也便登时出现在他的身前。

    “破!”廖克元沉沉地低吼一声,便只见数不清流矢般的细小气剑就从那法印的中心飞射而出,织成一张密密的“细网”,从背后将楚云逸死死地笼罩进去。

    “呃!”再灵巧的闪转腾挪对于那铺天盖地的攻势亦是枉然,终于,一支又一支的气剑插入楚云逸的身体,不管楚云逸再怎么努力地强忍着伤痛奋力向前,可终究还是被那不断累积着的钻心剧痛给生生拖垮,无力地闷哼一声,栽倒在地。

    而计划得逞的廖克元则是仰起头,狂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