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龙虎际会,喧闹京畿(二)

爱死笔趣阁 www.24biqug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事实正如伊索所料,盘查的城卫军根本不敢对标示为“宝润专车”的魔法马车下手,或许还有预言监测魔法备用,但在本身就镌刻重重法阵的豪车面前也是形同虚设。

    玛内阿主城街区盘根错节,马车左拐右弯,不紧不慢的开到了西区一处豪宅,无论是在这寸土寸金的所在占地广阔,还是内部的恢弘华丽,无不彰显了主人的地位与势力。

    进了宅子,在威尔瓦特打点下,众人被他带到了一处秀丽的花园;四周自然清了场,连威尔瓦特也知趣的退走,仅有此行的目的,菲利特南盗贼总会的大头目,穿一身东汶上层流行的华式长袍,给出孑然的背影等在前方园亭之中。

    菲娜先恭谨的走上前耳语了几句,对方立时转过身,热情的迎了上来,笑容满面的说:“几位辛苦了,亭子里有备好的茶点,不介意的话,请慢用歇息。嗯,鄙人马尔克斯?佩恩,忝为本公会的会长、宝润置业商社的社长。”

    出乎伊索意料的是,对方压根儿不是他想象中那种阴鸷的瘦子,反而是个很富态的中年人,不过,伊索可不敢小觑,连忙上前抱拳,如常飙了起来:“不用客气,幸会、幸会。兄弟我便是‘奇迹的魔术师’、‘不死之暴战狂’至威利。”

    这话一出口,立马咋呼得马尔克斯、老慕几个一愣一愣,伊索则自得其乐的继续掰话,将众人一一作了介绍。

    马尔克斯倒没有过多纠结,有样学样的抱了抱拳,“久闻大名,幸会!听说几位这次居然遭了人陷害。唉,一帮土鸡瓦狗而已,万人敬仰的一方豪杰,何曾被这些家伙藐视。”

    耶~花花轿子人抬人,这开头怕是要下药?

    伊索几个迅速交换了眼色,依旧是老流氓回应到:“佩恩会长不用给我们面子了,技不如人,我们认了。倒是这一路上听菲娜小姐说你有妙计帮助我们,呼呼,我想着互惠互利才长久,有什么你就尽管直说吧。”

    “好,快人快语,伊索先生果然是直爽的明白人。”马尔克斯微微一笑,也不做作的答道,“就像你说的,几位要营救自己的朋友,而我们,则是要对付黑暗兄弟会。但在我看来,黑暗兄弟会必然已经料定会出手,针对劫狱早就安排了无穷后手。换句话说,正面上我们永远是被动的。”

    顿了顿,他扫了众人一眼,迎着或疑虑或好奇的眼神,笑眯眯的解说:“要化被动为主动,我们就不能老是按着对方的步伐走,简单地说,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直接下手。”

    “所以,我们暂时不劫狱?我想我的朋友坚持不了那么久。”伊索闻言,忍不住打断了话。

    马尔克斯理解的笑了笑,说:“一位传奇,面对弱于自己的敌人居然没有格杀,反而千里迢迢押送到京都。这表明什么?这表明对方很重视你的这位朋友,当然,应该还包括你们那艘看似不起眼的海船——我们不清楚对方这样做的目的,我们更不清楚对方至今究竟想干什么,但是,既然他们看重,你的朋友短时间内就不会出事。”

    这番解释倒是在情在理,大伙儿都点了点头,马尔克斯趁势又说:“不过,这一切仍然不在我们把握中,对方的计划我们一无所知。但我们都知道,神圣联席不会置之不理,早晚会出手,对方必然在赶时间,也就是说,我们同样要赶时间。那么,既不能正面交锋,又要赶时间,我们的出路在哪里?嚯嚯,冒昧地问一句,几位以为对付敌人最关键的是打击他那一点?”

    话没说完,大伙儿已陷入了思考,马尔克斯则自问自答的说:“我以为,对付敌人最关键的,是斩断他的基础。绝杀不能一击毙命,我会设法解决对象的下盘;战争不能一蹴而就,那就应该灭掉对方的后勤。菲利特南自寻死路,斩断了跟他国的联系,国内穷兵黩武,明显是要搏上一搏。这种紧张时期,只要这庞大体系有一处地基不稳,那就会轰然崩塌,而这,便是我们的机会。”

    呃~伊索咂摸过味儿来,急切的反问:“你说的很有道理,问题是这些绝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可你也说了,大家都在赶时间,哪里可能磨这洋工?”

    “呼呼,说的不错。”马尔克斯得意的一笑,“可伊索先生不要忘了我们‘宝润置业’是干什么的?可以说,倘若不是半路横出犬金来,眼下整个菲利特南的楼市都是我们的。为什么阿基德试图开动战争机器?或许有什么契机,但几位必须认识到,菲利特南的金银之前大量流出,第一委座不得不无视国力,大量发行宝钞,呵呵,结果呢,如今已是严重通胀,如果不是有海商支撑,它早就满肚子泡沫了。而在我们手里,有金银打底、又有大量宝钞储备,整个楼市也被我们炒得沸反盈天,满大街都是坏账。哼,只要把握时机注入,这个国家就垮啦!”

    $#%$×^(*^

    纯属经济白痴的伊索头大如斗,这番不明觉厉的话一时听得他肃然起敬,倒是旁边老王插进来诘问:“听起来确实不错,可是,你也说了,现在整个菲利特南战争机器已经开动。战时有战时的规矩,要是你这样扰乱金融,摸不着便要抄家没产,恐怕还没来得及下手,就已经刀枪加身。嘿嘿,说不定阿基德早就养肥了等着这一天呐。”

    这话又是令伊索心头一紧,马尔克斯却是气定神闲,意带赞许的说:“说得好,可是他不敢!”

    顿了顿,他又扫了众人一眼,慷慨的答道:“只要犬金一天没接盘,搞死我们,稍有不慎就是搞垮支柱、搞死他自己。何况,我们做资本的,哪会直盯着一点。呼呼,不妨直说吧,这个国家的几大军火商也有我们!”

    卧槽!战争财啊,遍地开花啊——果然200%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不枉这厮也叫马!

    伊索几个目瞪口呆,老王则不服气的嚅嚅道:“可是还有VX、黑暗兄弟会……”

    “不过相互利用罢了,真要土崩瓦解,这些捞一票的家伙哪里会给阿基德站台?只要能把握准进展,伺机而动,事态就会如我们所愿!”马尔克斯打断了老王的话,一派激昂,着实撩动人热血沸腾。

    这时,一直静静聆听的斯嘉丽开口道:“你这是在玩火,明明不算大事,我们犯得着跟你们一起对抗整个国家?况且,你们的目标是黑暗兄弟会吧?搞垮阿基德对你们有什么好处?我可不信你们会为了帮助我们而置危难不顾。”

    “这的确是玩火,但是,你们的事情看起来就只能玩这么大。”马尔克斯悠悠应到,“真正令我担忧的是,一旦事端失控,阿基德的屠刀必然落向我们。狡兔死、走狗烹,利用完了我们确实是养肥的猪,如果不提前下手,那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说着,马尔克斯已然忧心忡忡,连东汶的名言警句都用了上,现场跟着蒙上了阴郁,一时都沉默下来。

    可接着他话锋一转,带上激励似的语气喷着唾沫星子:“相反,虽说现在神圣联席还没有动作,但对菲利特南出手是迟早的事。这就是站队啊,只要这次帮上面拿下了阿基德,菲利特南的盗贼公会从此就可以挺起腰杆做人,到时候对付黑暗兄弟会甚至不用我们出手!而有了上面支持,又把持了金钱命脉,无论谁接班上台都不能不给我们面子。”

    咬了咬牙,这厮做出一副挥斥方遒的姿势,铿锵作声:“这一步走进了坑,我们就是万劫不复,但只要能走到底,以后菲利特南便是我们的天下!”

    一盘大棋呀~高瞻远瞩啊~走上层路线的思维果然不是区区草民可以揣度!

    云山雾罩的伊万诺夫斯基同志简直无体投地——他总觉着又要被坑,如果不是任务在那,铁定抽身,而西拉这绕不开的坎更令他无奈,不得不混进这致命传销里面。

    旁边的少司却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一抹令伊索心惊肉跳的笑意——老流氓现在是越来越琢磨不定这丫头,简直被她的“开小差”黑怕了。

    “佩恩会长,你说服了我们,你的计划相当完美。”少司很认真的代表了众人,郑重的说,“那么,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马尔克斯意蕴悠长的笑了,满意的说:“多谢,我相信我们会合作愉快的。至于几位的活计,除却战斗时候的支援,眼下来说正是你们入场的好机会。打着非常时期的外国资本旗号,犬金来了,什么融资、炒房子,专门跟我们过不去。不过,我们的对手是阿基德,所以,这块希望你们出手。几位,新约的势力我是知道的,你们有钱有底子,这就够了。尽管上,我会为你们开路,挤压犬金的路,让他们无路可走!借此机会,你们也能抄抄底,套取闲散的金银,最后,我们一起抛售——轰~~整个菲利特南就清净了。”

    唉,是更混乱而不是清净吧。

    伊索心下长叹,自忖找不准这些财阀寡头的良心,但是,就像少司说的,谁会跟钱过不去呢?而打着“惩恶即是扬善”的口号,老流氓拽着老王几个甚至很快说服了慕秋客——嘛,毕竟正义的名号下,杀人放火都是英雄,大伙儿暂时忽略了节操,欣欣然与盗贼公会定下了计策。

    当然,敢这么直白,双方必须少不了契约保障。随后,双方自然知会了内部弟兄——对于伊索们的决议,军刀明显有些摸不准,但棒棒和麻辣开水一众却是鼎力支持,而羲和的“歹毒”文人们更是不遗余力,当天就支来了人口。

    嘿嘿嘿,国资委要鼓捣泡沫啦!于是乎,大量经费滚滚到了专账,几天内,新约连同羲和在东南沿海的队伍轰隆隆运转起来,合作倾力而待发:

    来,我们做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