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囹圄泡沫,暴发跌宕(一)

爱死笔趣阁 www.24biqug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必须承认,网络时代赐予了群众巨大力量。本来以光华的隐私保护,闷声发大财的伊索是不怎么扎眼的,但这次的视频一登场,他算是小火了一把。猪哥亮骂晕胖司徒,这样有意思的桥段,穷极无聊的吃瓜群众哪能不热炒,鬼畜恶搞都连出了好几部。

    好在这种事来得快去得也快,谢绝炒作的伊索很快便淡出了网红界,自然也避免了某些别有用心的抹黑。至于后续发展果真不出所料,他和老慕安然无恙,唯一缺憾是自个儿没拿到证,可女票们心允之下,开不了炮,龙爪手总能真枪实弹好几把,尤其是不听教诲的蛇巫女,被老流氓联手众女从头到脚调教,呃,考虑到少儿不宜,以下省略一万字。

    而经了这次事故,伊索和老慕几乎成了莫逆之交,不过两三天便顺顺当当在提瓦瑟扎下了根。

    以伊索如今的囊中羞涩,在城区买房自然不可能,加上宝船得看着、西拉得伴着,所以他们干脆就暂住在船屋上,平时生计更无所谓消耗,别的不说,找老慕蹭饭也能过去。

    这时候,新约已派人接应,眼前急着需要解决的,也就这一船尴尬的“货”了。

    这次的遭遇让老流氓明白了一个道理:做了亏心事,就要准备好鬼敲门。所以,请公主殿下绿光洗礼一遍之后,他也不打算藏着掖着了。当然,相比肆无忌惮的出货,这种情况正是黑市的天下。

    像这样有损三观的事显然不好慕秋客,好在哪个地方都不缺掮客,游侠出身的斯嘉丽熟门熟路——呃,堂堂准女神下三路,这样的场面真是满满综艺感——总之,召返女眷的伊索、好奇的少司遮掩形迹,兜了一身斗篷跟随“大姐头”混入码头区,不久便在一个其貌不扬的酒馆相中了几个闲汉,斯嘉丽吩咐了两句就凑了过去。

    初来乍到的三人自然缺少必要的接头手段,不过,没有哪个掮客会跟钱过不去,一回生二回熟,斯嘉丽很快就操着行话跟领头的低声盘了起来。从没机会混江湖的伊索、少司自然而然打起了酱油,趁着空闲偷眼打量起四周:看起来这里跟普通烂酒馆没啥两样,可仔细一瞧,周围酒客都不太像寻常人物,或许其中就有黑商,有盗贼公会的人,还有从佣兵公会破门的独狼,甚至于黑暗兄弟会的眼线。

    倘若伊索这样的肥羊,除非硬顶硬,否则铁定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但斯嘉丽的驾轻就熟一开始便镇住了某些不怀好意。而黑道也有黑道规矩,既然他们跟牙子接上了,短时内就不用担心有家伙下手。

    而对玩家而言,这种地方俨然是挖掘私货秘藏、找寻隐藏任务的绝佳所在,只不过这些多是见不得人的路子。若是老流氓单枪匹马,他还真不介意玩上一票,问题是他如今牵家带口,这种超出底线的事,凭斯嘉丽、厄赛芬以及少司的性子哪就想都不用想了。

    出乎意料的是,老流氓没招蜂,一个浓妆艳抹花蝴蝶似的妖娆舞女倒主动挨了上来,故作风情的笑道:“小哥,第一次上门?姐姐请你喝一杯吧。”

    没等伊索回绝,正招呼的一个牵头瞪了艳女一眼,蛮横的喝道:“菲娜,一边去,这是我们的客人!”

    艳女菲娜咯咯一阵娇笑,不卑不亢的回到:“哟~汉森,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怕吃白食?放心,老娘还看不上这批货,只是想跟这小哥聊聊,成不成可由不得你。”

    几个牙子相互支棱着眼,最终是欲言又止。

    菲娜则笑吟吟对伊索继续说到:“小哥,你瞧,汉森怕姐姐我把你勾引走,嗯,想来你的两位朋友也不乐意。”

    说着,她不经意的瞟了瞟灰袍兜帽下的斯嘉丽和少司,随口又说:“嘛,反正到这儿来的可不会就为了一杯酒,姐姐我不妨直说吧,眼下有笔买卖,小哥约还是不约?”

    “不约。”伊索毫不犹豫的答道,扫了斯嘉丽和少司一眼,又强调了一句,“杀人越货的勾当,我们不约!”

    菲娜闻言一怔,随后掩嘴轻笑道:“嘻嘻嘻,小哥挺会做人嘛。放心,姐姐不会坑你,这笔买卖跟杀人越货可搭不上关系。”

    这时候,出货的事已经说过了务头,旁边百无聊赖的少司几乎要神游八极了,听到这话便凑了过来,悠悠然插嘴道:“嚯~阴影玛尔沙的信徒难道还会有什么助人为乐的好事?”

    菲娜应该是盗贼公会的人,想来酒馆各人的底细相互都心知肚明,可少司这样大庭广众的戳穿,意味就不同了——这就好比同是水商,会所里面明码实价,和小发廊大保健完全是两种层次。

    结果,少司这话一出口,整个酒馆气氛都冷了三分,除了正跟斯嘉丽敲定价码的老牙子,其他人都不禁沉了沉脸,而菲娜的神情语气当即变得生硬:“是不是好事,小姑娘你尽可试试,我们这儿除了杀人越货,背地里花样包你满意。”

    进屋以来,少司和斯嘉丽不但遮掩着形容,说话也粗声粗气,菲娜这番挑明自然是报复,无非就提醒大家都知根知底,三人不要自作聪明。

    瞧着气氛很有些微妙,伊索赶紧岔开两人,打着哈哈说:“嘿,花样再多,终归是脑袋别腰带上的活计。我们跑商的可不敢玩命,卖完这批货,该干嘛干嘛去。”

    “跑商的?小哥真会开玩笑。”菲娜脸色缓和,注意力重新转到伊索身上,半讥半笑的说,“前些天敢跟银枪小霸王干得火热,这可比玩命刺激多了。”

    日~果然像哥这么出色滴男银,再怎么掩饰都没法儿遮住一身王八之气啊!

    伊索虎躯一震,倒没怎么吃惊,咂着嘴故意冷声道:“呵呵,既然知道,闹这些花样做什么?我们虽然玩命,但也不随便玩自己别人的命,路子不对的话,麻烦你另请高明吧。”

    “嘻嘻,姐姐就喜欢小哥这样的人。放心,这活儿还真的只是玩命。”菲娜盈盈一笑,觑着掮客说,“你们先忙,谈完货,我们再慢慢聊。”

    显然,菲娜不管面子还是眼力都要比几个牙子牵头扎实得多,听说伊索三个是前些天跟银枪小霸王放对的人,这几人简直屁滚尿流,几乎让价般要定了货,然后刷拉一下退出了酒馆。

    顺道给那头看家的蛇巫女和西拉丢了讯息——如今蛇巫女已经调教成了舌污女,有她盯着交货,伊索几个自然放心,转过头,三人齐刷刷盯住了菲娜。

    菲娜淡定一笑,起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伊索仨不慌不忙跟了上去,来到了酒馆一个小间。

    款款坐定,菲娜目光婉转的重新打量了三人一番,轻笑道:“三位倒是放得开,难道就不怕有陷阱机关?”

    自然,提到盗贼,就不能不想到暗杀、陷阱等等,但正所谓“艺高人胆大”,除了黑暗兄弟会这等势力,伊索三个还真没把这寻常公会放在眼里。而听了菲娜的半警告半调笑的话,三人不置可否,伊索只是笑了笑,径直回到:“说正经的。”

    “唉,真是不解风情。”菲娜满腹“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感伤,眉眼间却一派郑重,“哎呀,小哥身边两位小姐一定是了不起的美人儿,连姐姐也不屑一顾了。不过不要紧,姐姐你看不上,玫瑰美人儿总能入小哥的眼吧?”

    玫瑰美人儿?这是毛线,马泊六吗?

    伊索完全忽略了对方的风言风语,只是闹不清这“玫瑰美人儿”做什么名堂。

    幸亏斯嘉丽熟知就里,通过心灵频道知会到:“‘玫瑰’指的是鲜血,‘美人儿’指的是刀,‘玫瑰美人儿’暗说鲜血双刀徽记,道上都代指黑暗兄弟会。”

    卧槽!

    伊索的脸色立马就阴沉下来,没好气的回应到:“入眼,还能不入眼?我说,不会还有什么秘宝之类吧,那就更入眼了。”

    哪想到菲娜闻言失色,惊诧莫名的叫到:“原来这种事你都清楚?难怪不把莱昂哈特家放在眼里。”

    有没有搞错,还真特么有!奶奶个熊,结婚证扯不下来,倒霉的事咋就想一个成一个?

    接连跳了魔晶、轨道炮以及无上权杖的坑,如今的伊索听说秘宝就头疼,完全是敬谢不敏的回绝道:“呃,原来贵公会图谋黑暗兄弟会的秘宝?这种大事小弟就不掺和了,再会。”

    说完,他起身就要带着二女离去,回过神的菲娜赶紧出言劝止:“请等等,小哥你误会了,秘宝回归的事我们也只是听坊间传言,哪里有心思染指。这次的交易只是涉及到黑暗兄弟会本身。”

    伊索停住了脚步,瞥了菲娜一眼,瞧着不像作假,便随口应到:“哦?那你们想对付黑暗兄弟会?这数量级差异还是有点儿大吧?”

    菲娜微微一笑,微微解释道:“不错,比起大名鼎鼎的黑暗兄弟会,我们盗贼公会确是差了不少。可小哥你要知道,东汶可有浮空岛守护,又有光辉神与智慧战神在上,依仗黑暗大君的黑暗兄弟会再厉害,又怎么敢大张旗鼓的进来?只不过最近势力动荡,鹫巢余孽勾结海外黑暗兄弟会正打算从沿海渗透。相信小哥也明白,于大的说,这是对东汶的威胁,与小的说,这可是要抢我们公会的饭碗。当初一个鹫巢就闹得不可开交,而今他们还想故计重施,呵呵,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到最后,菲娜已然声色俱厉,听得伊索心头一凛。

    当然,黑暗兄弟会登陆的确不是件好事,别的不说,当初大少要雇的是黑暗兄弟会,而不是鹫巢这帮二道茬子,就算不死小强,这会儿也该流亡天下、乞讨度日了。再说,鹫巢鸟兽散的祸害算来还是他造的孽,所以,于大的说,这事儿是弥补过失、救苦救难,于小的说——等等,系统有什么提示:

    注意!主线任务【阴黯袭来】开启,是否接受?

    纠结的伊索顿时傻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