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山庄之变

爱死笔趣阁 www.24biqug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他们从城门左右两侧杀了,陆远微微皱了皱眉头,暗道,“江淮军真是阴魂不散啊!”

    看着朝他们冲来的骑兵,飘来一阵阵灰尘,蹄声震天,响彻云霄,不过陆远也不害怕,这点人数,如果他不顾后果,一瞬间就能,把他们全部杀掉。

    “不好,快走,是江淮军!”寇仲大吼一声,连忙加速冲出,当然不是冲向敌人,而是竟陵城中。毕竟他可没有傻到与骑兵对冲,或者是,一人对付一群。

    不过,江淮军已经料到这点,在马上已经开始拉箭,等寇仲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劲箭已经射出,破空而至眼前。

    看着箭雨射来,陆远皱了皱眉头,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战场仍是以数量为主了,如果不是他会念力,一阵箭雨扫来,除了躲避,根本别无他法。

    说到底即使修炼真气,防御力还是偏低,就连修炼者本身的攻击力也是比不上的。

    寇仲和与徐子陵纵身而起,将射往众人的箭支扫落,而后一个反身,杀往敌军骑兵。

    飞马牧场的人连忙跟上,毕竟码头和竟陵城间是片广阔地旷地,杜伏威在这里靠江地码头的两侧,设置了两座坚固的木寨,围以木栅陷坑,箭壕等防御设施,截断了竟陵城地水陆交通,而骑兵速度快,他们跑不赢,在平地上要不了一会儿就得给敌人拦住去路,等到后援来到,定会陷入人海当中。

    与此同时,城上守军见陆远他们只凭一艘破船硬闯敌阵,又成功登岸,登时爆起一阵直冲霄汉的喝彩,令人血液沸腾。

    不过,虽是看见陆远他们陷入困局,人人弯弓搭箭,引弩待发,却又因为交战的地方在射程之外,故而只能以吶喊助威。

    当然,如此情况,点燃烽火,放出警戒讯息,通知帅府方面赶来主持大局是免不了。

    “我们走吧!”陆远看了看寇仲和徐子陵,回头对商秀洵说道。

    商秀珣摇了摇头,想要回头助阵,毕竟飞马牧场的侍卫和寇仲以及徐子陵还在奋身御敌,她怎么可以抛下他们说走就走?

    不过,还没有等她开口,一边梁治等人就死命阻止,大喝:“场主若回头,我们也不会抛下场主一人,也就没人能活着进城。”

    “若由寇仲和徐子陵断后,我们尚有一线生机。”商鹤点了点头,接口说道。

    商秀珣强忍悲伤,扭头朝城门跑去,而陆远连忙跟了上去,反正他知道寇仲和徐子陵会没事,也就懒得帮忙,只是偶尔挡箭,让己方损伤少一点,至少不死人。

    看见陆远他们过来,守城的的将领钱云早已经命人放下绳索,让陆远等人借此入城。

    不一会儿,众人拉住飘荡的绳索,纵身一跃,跳上了城楼,而就在这时,寇仲和徐子陵靠着长生诀真气的回起速度快,不断地杀人,不断地回气,终于杀散了两股追兵后,跟着纵身一跃,抓住商秀洵他们留下的绳索,藤上城楼,惹来旁观者的惊讶,以及随之的震天喝彩。

    与此同时,听得属下禀报飞马牧场的援兵之中,竟有寇仲与徐子陵两人,方泽滔脸色忽变,下令手下遇到二人杀无赦。

    而这方泽滔就是商秀洵他们此处要帮助的目标,独霸山庄的庄主。不过,方泽滔也与传闻一样,中了阴癸派绾绾惑心之术。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翻脸,不过是绾绾在他耳边嚼舌根,让他自我脑补成,寇仲与徐子陵此来不怀好意,对绾绾意图不轨。

    当然,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方泽滔这边的想象,其实也没有错,某一种程度上来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寇仲与徐子陵的确是图谋不轨,很可能更绾绾直接打起来。

    众人登上城头,谁知道守城将领钱云得知寇仲和徐子陵也来了之后,立马收起本来热情的脸色,转眼之间,就要翻脸。

    因为被绾绾的迷惑的,不仅仅是独霸山庄的方泽滔,他手下也有被绾绾的绝世姿容迷到,而这翻脸的钱云便是其中之一。

    众人大吃一惊,场面剑拔弩张,不过幸好这时候走来一个老将冯歌,阻止了钱云的胡作非为,其实他早看出绾绾不正常了。

    随后徐子陵与寇仲,激动这下直接叫出真情,指出绾绾乃是阴癸派妖女。冯歌大吃一惊,但是也不敢听信他们的一面之词,当即保下寇仲和徐子陵二人,带着他们就要转身,前往独霸山庄与绾绾对质。

    钱云大怒,下令拦阻,商秀珣当机立断,连忙制住钱云。守城的士兵看得稀里糊涂,不过看见老将军冯歌在,也就纷纷回到岗位,全然装聋作哑,视而不见。

    随后众人自我介绍一下,商秀洵代表飞马牧场说明来意后,也跟着冯歌及支持他的军中将领,前往竟陵中心的独霸山庄。

    不过,一到独霸山庄,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又遇到了由绾绾提拔的马群拦阻。

    好在之前已经有过这点经验,商秀珣连忙下令将其制住,冯歌则是带着身边的将领,稳住马群的手下,然后全部一举拿下。

    而后,留下一些人看著这群人,他们又问了庄内的一名婢女,知道了方泽滔与绾绾现在的所在位置,连忙闯到了怡情园。

    而后穿过数道走廊,在冯歌等人的带领下,众人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优美的花园。

    众人还没有来的及进门,一阵筝音就从一片茂盛的竹林后,隐隐约约的传递而来。

    这声音抑扬顿挫,却又说不尽的缠绵悱恻,令人魂销意软,极具迷惑人心的效果。

    众人脸色一沉,阴葵派传人果然非同凡响。

    不过,事到临头,也不可能退缩,他们咬了咬牙,穿过竹林小径,转眼来到花园中。

    园内雅静之极,也不见婢仆府卫,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唯有一座小亭内的一男一女。

    只见男子紧闭双眼,似乎已经沉醉在漫漫筝音之中,即使陆远他们的到来,也没有睁开眼睛,就像对此一概不闻不问。

    此人正是方泽滔。

    还没有等众人叫醒方泽滔,那气质不凡的女子双手抚筝,速度骤然加快,只听那缠绵之音中,有一阵扣人心弦的事物隐藏。

    它就像一只调皮的精灵,不经意的撬开心灵。

    陆远面色一沉,绾绾的惑心之术果然厉害,在乐器的帮助之下,绝对不是与他第一次见面之时,拿种没有配合状态可比的。

    不过,他也没有反抗,只是不动声色的运转慈航剑典中的运气之法,抵挡微微的筝音。

    某种程度上来说,慈航剑典可以克制任何精神惑心,就连道心种魔也能够抵挡。

    毕竟再怎么说,也是精神超脱之法,怎么可能会连这么一点点的迷惑都不能抵挡。

    静下心灵后,陆远反倒是聆听起了音乐。

    不得不说,排除迷惑之音后,绾绾的奏曲也称得上人间难闻,比之石青漩的箫音也是不差,不过确是另一番不同的风格。

    或许是心境遭遇不同吧,石青璇的萧声给人一种似近实远,心平气和,遗世独立的韵味,就如慈航剑典的修炼者一样,一举一动宛如仙子一般,非常的出尘。

    而绾绾的筝音却予人缠绵不舍,无以排遣的伤感;愈听愈难舍割,心头像给千斤重石压着,令人仰天长叫,才能渲泄一二。

    陆远扭头一看,场中之人或多或少已经迷失了。

    他心里不由一惊,连忙收起心中的胡思乱想,整个人平静深远,宛如一望无际的天空,无悲无喜,平静地瞧着绾绾背影。

    陆远手微微一抬,一点点赤芒在手中汇聚。

    他正要杀向绾绾,却听一阵金戈之声鸣响,寇仲反手拔出背间井中月,围杀而出。

    方泽滔豁然惊醒,看向持刀杀来的寇仲双目猛睁,怒火中烧,正要狠狠斥喝一句。

    这时商秀珣、冯歌、等人已经渐渐地四散开来,如鱼网一般把小亭死死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古筝曲调一变,杀伐果断的铮铮几响之后,也不知道为何,倏然而止。

    方泽滔霍然站起,环视众人,脸现怒容。

    商秀珣冷冷一笑,道:“将士在外面拋头颅,洒热血,庄主却安享温柔,乐而忘返,不觉心中有愧么?”

    众人想及此处,眼中纷纷毫不掩饰的投来鄙夷色,方泽滔不由脸红,欲言又止的道:“竟陵之事,我自有主张,不用场主逾越。”

    “哈哈,庄主你怎还会有脸见人,想你只凭阴癸派绾妖女片面之词,便和我两兄弟割断情义,更不管外间风雨,只知和绾妖女调筝作乐,真是学足杨广那昏君的作为,似这般所为还敢说不劳别人教训呢?””寇仲哈哈一笑,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方泽滔面色一变,看了看绾绾,脸色又一变,看向寇仲厉声道:“胡说八道,绾绾性情温婉,又不懂武功,怎会是阴癸派妖女,你两干了坏事,为何还要含血喷人?”

    陆远心中忍不住微微一笑,看向亭内的绾绾,却见她静如止水的安坐,似对众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莫名的莫测高深。

    冯歌脸色一变,看着如此不合理之处更是相信寇仲,连忙指着绾绾说道:“庄主,若绾绾夫人乃是平常女子,怎么可能在这剑拔刀扬的时刻,还镇定得像个没事人似的,庄主你精明一世,何会胡涂至此?”

    方泽滔铁青着脸,双目闪过杀机,手握剑柄呵斥道:“冯歌,难道你要造反不成?”

    “我们不想陪你死得稀里糊涂而已!”另一将领道。

    商秀珣娇叱道:“方泽滔,你若是执迷不悟,休怪我商秀珣剑下无情。”

    “方庄主,事已至此,你何不问一下尊夫人一声,看她如何答你。”徐子陵插嘴道。

    方泽滔面色一呆,瞧往绾绾,眼神无比温柔,轻轻道:“绾绾,他们冤枉你的对吗?”

    “果然如此!”众人都心中不由摇头暗叹,都到了众叛亲离之时,竟还执迷不悟。

    绾绾微微一笑,讽刺的柔声道:“不!他们并没有冤枉我,庄主的确是一条胡涂虫!”

    方泽滔雄躯剧震,不敢相信自己的所听所闻。

    看着呆若木鸡的方泽滔,绾绾遗憾的叹了一口气,随即“铮”的一声,古筝弦线崩断一条,如毒蛇般弹起,贯进了方泽滔胸膛。

    众人大吃一惊,想要阻止,但是这是琴弦已经从方泽滔背后钻出,已然无药可救。

    方泽滔难以置信,悲愤之下,惊天狂叫,往后疾退,砰的撞到亭栏,翻跌在亭外草地,脸上血色尽退,鲜血随弦线射出。

    众人看着方泽滔的鲜血洒落,神情说不出来的恐怖,不由头皮发麻,纷纷退后一步,虽然知道阴葵派厉害,没想到却是如此厉害,魔功之强,简直防不胜防。

    陆远面无表情,方泽滔的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即使魔门武学再是厉害,也得自己魔念先生,才能被之俘获,而非眨眼间拜倒。

    看着横死当场,眼中悔恨的方泽滔,绾绾遗憾的站起身来,念叨,“这一切都是你的选择,既然幻想破灭,那你就随它去吧!”

    陆远看见微微走出一步,一道赤芒突然间闪烁而出,绾绾身影微微一闪,一道热浪吹拂而出,把亭子里的石栏杆瞬间粉碎。

    绾绾心中大吃一惊,脸色却不动声色的微微一笑道,“苍月公子,真是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见面就如此热情,可是吓了绾绾一跳,你决定要怎么的补偿我呢?”

    “哈哈,萍水相逢也算认识,那我朋友岂不是天下都是!”陆远哈哈一笑,身体“嗖”地一声,闪到亭内,手蓦地抓向绾绾。

    天魔功的天魔立场实在麻烦,唯有直接抓住身体,让她不能动弹,如此才好使招。

    绾绾似乎看出了这点,不紧不慢的转过身来,陆远看着扭动的娇躯一惊,只见两条丝带泛着冷芒,如鞭子一样横抽而来。

    陆远大吃一惊,正要退步,谁知道在他转身之际,一到难以形容的无形之力笼罩而来,让他一下失去实感,不知东西南北。

    “天魔舞,天魔立场!”陆远忍不住大吃一惊,连忙放开念力视野,排开肉眼迷障,纵身一退,险之又险的避过天魔丝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