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击退大敌

爱死笔趣阁 www.24biqug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绾绾落下,秀裙轻扬飘落,一道扭曲的力量笼罩过来,陆远忽觉身前空间塌陷下去,不由前倾,猛的,他迸发出来一阵同样的无形之力,一举冲破这莫名束缚。

    绾绾大吃一惊,手中天魔丝带如蛇一样射来,陆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身形漠然一转,化为七道幻影,攻向绾绾的本尊。

    “不死印法!”绾绾眼中闪过一道惊讶,连忙后退半步,瞧了陆远一眼,幽怨极了地道:“邪王的不死印法,苍月兄可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竟然使出如此杀手!”

    “唔,怜香惜玉,如果绾绾愿意臣服于我,自然是懂得!”绾绾转身过来,陆远这才注意到倾城倾国,不似人间般美丽的容貌。

    不过,也仅仅是注意到这点而已。他可没有忘记,魔门中人行事可没有什么下限,尤其是阴葵派,最擅长用貌美如花的容貌,诱使敌人沉沦,不战而屈人之兵。

    之前那死的稀里糊涂的方泽涛,不就是因为这个而死的么,陆远可不想布他的后尘。

    绾绾轻叹一声,说道,“其实绾绾也不想与苍月兄为敌,只是苍月兄为何要执迷不悟呢?我们就不能好好的坐下谈谈么?”

    “谈什么?”陆远停下脚步,问道,“我们之间,可没有什么可以罢手的厉害关系!”

    “还真是绝情的呢!”绾绾幽怨极了的说道。

    商秀珣怒目而视,娇叱一声,“不要在等她啰嗦了,趁现在人多势众,我们动手!”

    众人点了点头,回头只见商秀洵手中之剑一颤,蓦地化一点深邃的寒芒,如闪电般划破空间,夹杂一道凌厉的剑气,突刺而出。

    其它人心领神会,连忙紧随其后,作为助攻。

    一时之间,只见闪过一阵刀光剑影,化为数道流光,向绾绾狂杀去,没有半点怜香惜玉,反而攻击者满是忌惮,毫不留情。

    婠婠瞧了陆远一眼,美目闪过一道凄迷,似丝毫风中飘零的柳絮,毫不在意身边的刀光剑影,轻轻的一闪,如同瞬间移动一般,不知不觉的从亭子脱身而出。

    陆远“咦”了一声,脚下微微一点,紧随其后,纵身一跃,一道赤芒在他手中汇聚,施出了火行的长生真气,杀向着绾绾。

    绾绾微微一惊,只觉一股热浪扑来,连忙使出天魔舞中的精妙步法,不断围绕着陆远渐渐退开,同时凝视着陆远伺机而动。

    陆远微微一笑,使出不死身法,紧随而上。

    绾绾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没想到仅仅月余的时间,对方就连不死印法都已经学全了,同时暗自境界,不在使用耗费功力的天魔立场,避免被对方的剑心通明克制。

    忽然间,绾绾的身形一闪,如鬼魅一般迅疾,渐渐飘忽难测起来,却是突然想起师傅对那人仇恨,想要与其一决高下。

    陆远眼中一凝,心境归于寂灭状态,剑心通明照耀心神,绾绾的一举一动渐渐慢了下去,每一个动作无限放大,惟妙惟肖。

    绾绾心中闪过一道不详的预感,回头正好瞧见陆远微微一笑,似乎是抓住了她的把柄一样,避实击虚,自信的进攻而来。

    一时之间,绾绾进退不得,原想一决高下之心也淡了许多,只得冲向商秀洵等人,企图利用他们的强弱参差,各个击破。

    陆远大吃一惊,不死身法再一次加快了速度,只见他的身影一化为七,四面八方的围杀而出,毫不留情的紧跟着绾绾。

    绾绾不禁花容失色,只是陆远视而不见,攻势密集如雨,脚下毫不退让的紧追不舍。

    绾绾见一时脱身不得,只得放弃追杀旁边的商秀洵等人,折回身来,见招拆招。

    陆远微微一喜,指化为掌,迎接了上去。

    绾绾亦是如此,只见她双手一抬,一双玉掌脱袖而出,化为漫天掌影还击而来。

    一时之间,空气激荡,两人的战斗越打越快,整个亭子里都是他们的残影劲气。

    “好快的速度!”商秀珣大吃一惊,虽然知道苍月很厉害,却没想到苍月竟如此厉害。

    寇仲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师傅这么厉害,我们要何时才能拜托这个混蛋呢?”

    “我们还是退开吧!”徐子陵突然间插话道。

    寇仲不解其意,旁观的众人皱了皱眉头,不知不觉退后好几步,他这才发觉陆远的一举一动,都在引动着天地自然的力量,不用说插不进手,就是参合进去一点,都有可能给余波殃及他们这些池鱼。

    陆远只觉一股在体内孕育,一招一式都打得甘偿凌厉,气息越来越强大,攻势也是愈发绵密凌厉,绾绾此时早已经脸色煞白,感觉天魔功越来越吃力,就连天魔立场也不好使了,不要说吸纳溢出的长生真气为己所用,就是用天魔立场一出现,就被莫名其妙的压制,猛的碾碎。

    “五行生克!”陆远借鉴了天魔立场的原理,将体内五行真气的演化,也就是这五分力量的生克,隐隐约约的辐射而出。

    这时,天地之间五行之力不但为他所用,就连一招一式,都充满了浩然的力量,伟力加身,天魔立场也好,天魔真气也好,在这股力量之下,瞬间就被五行生克之力消化,成为壮大己方的一份力量。

    “砰!”

    两人腾空而起,在空中对了一掌,陆远引动五行立场,岿然不动,绾绾回过头微微一笑,借力飘飞,似乎想要逃离这里。

    陆远微微一惊,连忙在紧跟而上。绾绾毫不在意,袖中的天魔丝带,如同拔地而起的一条白蛇,如箭一般笔直的激射而出。

    “又来这招么?”

    看着天魔丝带闪着冷光,毫不在意的伸手轻轻一点,天魔丝带如同被点中七寸要害的蛇一样,里面如死了一样疲软下去。

    绾绾眼中满是惊讶,娇喝一声,天魔丝带立时停住疲软,消散的天魔真气再一次汇聚,随着她手腕再轻轻一抖,天魔丝带化作漫天白影,有若矫龙翻飞般射出。

    “哼,雕虫小技!”即使绾绾这招气势如红,在他看来不过是换汤不换药,放开一点剑心通明对五行立场的驾驭,陆远立时看出天魔丝带所在,以及微不可查的破绽,随手一道柔力发出,天魔丝带立时绷直,掉头倒转,射向它的本来主人。

    “怎么可能?”绾绾大吃一惊,连忙使出天魔立场镇压,好在这时陆远没有在使用剑心通明的力量操控五行立场针对与她,天魔立场瞬间而至,险之又险的压住丝带。

    陆远见此探手一抓,抓住天魔丝带的一端,阻止绾绾收回兵器。不过,绾绾似乎这么看,眨眼间不惊反喜,一道黑芒在她手中汇聚,沿着丝带爬向陆远体内。

    “哼,我可不是鲁妙子!”陆远微微冷哼一声,体内五行真气一合,化为天一真气激荡而出,天魔真气转眼间就被毫无阻碍的吞噬,由不利化为有利,成为了天一真气的一部分,回过了陆远的体内。

    “这时魔门功法,不对,这……”绾绾看见对方如此凶残的吞噬了天魔真气,不由得心中大惊,连忙收功,生怕对方趁势而上,得寸进尺,把她功力也给一下吸走。

    看见绾绾吓得功力紧收,陆远微微摇头一笑,之前吞噬的天魔真气,还原出来,化为一道真劲,随之紧跟反射而出。

    “天魔真气!”绾绾吃了一惊,修炼了十几年的天魔真气,她又怎么可能不认得呢?

    那天魔真气不似绾绾的哪般阴柔,反而有若惊涛骇浪一般,声势惊人,刚柔并济。

    同时因为五行立场的伟力加深,以及陆远力量地叠加,这一招天魔真劲,比之绾绾发出的那一招,威力瞬间暴涨了数倍。

    绾绾连忙收起天魔丝带,迎着扑面而来的掌风,天魔功剎那间提至极限,天魔立场也瞬间辐射而出,以她为中心的方圆一丈,突然凹陷下陷成一个无底深渊。

    “五行生克!”陆远回过神来,连忙使出剑心通明,操控周间的五行立场碾压而出。

    绾绾大吃一惊,只觉天魔立场摇摇欲坠了起来,索性最后她干脆放弃天魔立场,将所有力量当机立断,蓦地汇聚在手中,看着加料的天魔真劲,回击而出。

    只是措手不及之间,加之绾绾仓促提生真气,而天魔真劲乃是朝着破绽发出来的,如此有心算无心之下,绾绾虽然勉强接下,却吃了大亏,护身真气瞬间破碎,硬接下这一道真劲,微吐出一缕鲜血。

    显然是受了不小的内伤,不过,好在天魔真劲本来就是绾绾的真气,进入体内之后,瞬间就被绾绾沟动属于她的那一份精神洛印,转眼之间,就把内伤压制下来。

    “还是逃过一劫了么?”陆远突然住手停步,既然这样都没有杀死她,那么也就是说她命不该绝,他也就不要违背天意了。

    绾绾落地后,奇怪的看了眼陆远,不过现在形势逼人,看了看四周,随即纵身远遁。

    “妖女,哪里走!”只听一声大喝,绾绾还没来得及知道是谁,眼前就一点冷芒闪来。

    “真是阴魂不散!”绾绾暗骂一声,天魔丝带飘飞而出,连忙档过商秀珣的长剑。

    商秀洵大吃一惊,连忙使力,突刺而出。

    只是刚刚接近绾绾,一道颠倒的力量突然出现,商秀洵眼前一晕,手中之剑就像刺入棉花一样,软绵绵的,还不等她想明白怎么回事,一股力量就弹射过来。

    商秀珣不敢相信,想要闪开,但是却发现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一样,动作缓慢起来,转眼之间,就给绾绾一招打飞出去。

    接着商秀洵的助力,绾绾转眼之间轻身一跃,飞过墙头,化为一道黑点消失不见。

    陆远摇摇头,连忙纵身一跃,接着商秀珣。

    商秀洵看了眼陆远,没有道谢,反而怒气冲冲的大叫,“你为什么不帮我?难道你也给那妖女迷惑了么?居然看着她离开?”

    陆远微微一笑,不想多言。众人看着不由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无奈之下,只得换个话题,纷纷叫好,拉开注意力,或者静静看着,想及此举缘由。

    商秀珣冷冷一扫他们,起哄之人顿时安静下来,陆远也在此刻,轻轻的放下商秀洵。

    商秀洵扶着陆远,站了起来。这时,徐子陵突然走了出来,说道,“场主,师傅不留下绾绾,乃是为了你我的安全着想!”

    “这时为什么?”梁治扭过头疑惑不解的问。

    寇仲哈哈一笑,接口说道,“那绾绾妖女乃是阴葵派的传人,如果她在这里遇到什么不测,你说她师傅和师门会放过我们么?”

    “斯!”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魔门中人的力量他们从未小看过,尤其是现在的两道流派之首,隐隐约约已经掌控魔门的阴葵派。

    “好了,不要多言!接下来,与其想那些没用的,我们还是想办法解决外面的江淮军吧!”陆远淡淡地说道。

    众人点了点头,这个的确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杜伏威打竟陵,用的乃是围三缺一之法。

    三面围困攻打,却故意留面缺口,给城中之人逃生。

    可谓是极为削弱士气,毕竟是个人都不会想死,尤其是还有一条退路可以逃命,谁会下拼下命来,死守没希望的竟陵。

    因而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局势,尤其是方泽涛之死,不可能公布,同时还得防止意志不坚者,还未开战,就先做了逃兵,至于城中百姓,也必须阻止他们逃跑,否则守军后勤不足,如何能够打赢。

    众人集思广益,陆远突然间说道,“不如直接放弃竟陵吧,我看杜伏威如此布置,其目的只是竟陵城,我们干脆疏散人群算了,当然这只是最后的办法,如果你们觉得还能再坚持,就继续想办法吧。”

    “师傅,我是不会放弃这里的!”寇仲斩金捷铁的说,看样子是对争霸天下念念不忘。

    冯哥突然走出来说道,“对,杜伏威的名声你们也听过吧!要是江淮军进入城中,到时候必然生灵涂炭,无数家破人亡。”

    陆远点了点头,这话的确不错,无论是所谓的王师,还是令人不耻的草寇,只听他们经过的地方,必然是如蝗虫而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