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意外偶遇

爱死笔趣阁 www.24biqug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随后李世民有介绍了长孙无忌等人,接着,李世民指着桌旁笑道:“两位请上座,咱们边谈边吃!”

    陆远与候希白也不推迟,随他所指上前就座,这时进来一名伙计,新加了两副怀筷,将房中收拾了一下,又重新点了桌酒菜。

    随后李世民隐隐约约之间,透露出招揽之意。

    不过,不提李世民继承大统的机会不大,加之陆远和候希白乃是为求逍遥度日之人,自然是想也不想,就摇头拒绝了。

    李世民自知招揽无望,也就说了几句天下大势,侯希白点了点头,陆远因为已经听腻了,也都不感兴趣,似懂非懂的看法。

    李世民见此也就不提,扭头谈些名胜古迹,名人趣事,候希白点了点头,也跟着说些了江湖上的有趣经历,聊的倒也融洽。

    不多时,酒足饭饱之后,陆远起身先行告辞,侯希白紧随其后,向李世民告辞。

    此时雨过天晴,一丝阳光照射而来,甚是温暖,地面残留下来的水迹,也在阳光下蒸发,大部分消失无踪,路面干爽。

    “咦!”陆远突然停下脚步,往河上微微一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会遇到慈航静斋的传人,她怎么会出现在这一段时间里,她们不是在张罗着保管和氏之璧么。

    不过,虽然不知道师妃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这人虽然不会如绾绾一样卑鄙无耻,没有下限,但是他可是要去争夺和氏璧,作为未来的敌人,陆远自然要好好地观察一下,顺便试一试她的深浅。

    陆远扭头走了过去,师妃暄一身书生打扮,白衣如雪,大袖飘飘,说不出的儒雅,仿佛饱学之士般,隐隐透出书卷之意。

    “慈航静斋的传人果然非同凡响!”陆远心中微微一惊,如此的天之骄子,他也就在绾绾和候希白,身上看到过一丝影子。

    师妃暄背着色空古剑,静静地伫立于船首,也没有理会渐渐靠近的脚步声,自始至终背向陆远而立,静静地注视着流动的江水,似乎里面隐藏着非同一般的事物。

    陆远走到岸边,看着师妃暄神情不由一凝,只见她在舟上一站,天地瞬间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

    如天人合一,情景交融,那乌黑的泥路,有她至此,也有如墨香一笔;缓缓流动的江水,也早化为情人眼波;至于那无定的江风,更似人心间的清泉,轻流的随着感知流动,似有还无,细品又甜。

    师妃暄虽一身男子之衣,却没有丝毫不宜,反倒为她平添了几分英凛之气,与背上那色空古剑相映相形,更有独有她的一番风味,使人不敢生出轻视和亵渎之意。

    如果一般凡夫俗子看见,只会深感自惭形秽。

    迎着江水送来的轻风,那一袭雪衣随风飘扬,说不尽的闲适飘逸。她俯眺清流,从容自若,仿佛一个飘飘仙子将临凡间,突然置身于这人间的一个尘俗之地。

    陆远神色不禁微微一滞,连忙运气剑心通明的心境,他的心神眨眼间坚强和冷漠起来,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慌张,接着举步走去,反正是福不用躲,是祸躲不过,人都来了,事到临头,他又何必担扰?

    “苍月兄,还请上船!”师妃暄慢慢的转过身来,清淡自然的声音缓缓从她口中说出。

    陆远伫立不动,皱着眉头道:“敢问兄台尊姓大名,在这里等在下,不知有何要说?”

    “呵呵,苍月兄多虑了!”师妃暄微微一笑,容柔婉地回答道:”今日有幸与兄台一见,来个同舟共渡,乃是秦某前生之福。”

    “同舟共济?”陆远微微一笑,难道是要招揽自己,不过,想要同舟共济还差的远呢?

    似乎看出了陆远的疑虑,师妃暄微微一笑,也不在意的道,“兄台,可是不想上船?”

    陆远沉默不语,只见一阵微风徐徐吹来,那个修长优雅衣服微动,透出一股飘逸潇洒。师妃暄沉吟一刻,清淡自然的声音随之而来,只听她微微诧异地问道:”兄台既有心过江,难道不能屈就同渡么?”

    “唔,师姑娘,你邀请我,仅仅是为了渡江么?”陆远微微一笑,也不在糊弄下去。

    师妃暄微微一惊,清淡的声音忽然柔婉,旋即轻笑道,“兄台,你可真有意思。”

    “那个比起姑娘来,在下可以差的很远呢?”陆远轻轻地摇了摇头,笑道:“我可没有藏头露尾的习惯,秦兄不说名字么?”

    “这……?”师妃暄清淡的神情,这时候微微的一顿,好奇的问:“你的真名又是什么呢?”

    “苍月啊!”陆远心中大吃一惊,嘴硬的说道。他没想到这也给人看出来了,不过仔细一想,要是查不出某人来历,就如同凭空出现一样,谁都会想到捏造假名。

    “呵呵,苍月兄是在嘲笑妃暄呢!”师菲萱微微一叹,如天籁之歌一般,甚微悦耳。

    陆远摇了摇头,轻笑道,“这个……怎么会呢?”

    “妃暄来之前就曾听说,苍月兄似乎是凭空出现的一样,和着天下之人大为不同。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真是如传闻一样!”师妃暄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

    陆远点了点头,跟着一笑说道,“那只是不明因果的凡夫俗子所言,没想到仙子也信?”

    “妃暄不就是肉体凡胎,什么仙子不过是他人秒赞,苍月兄实在抬举了!”师妃暄平静地说道。

    陆远微微一笑,摆摆手说道,“我可没有抬举的意思,仙子气质我也仅在石姑娘身上见过,没想到仙子竟要更胜一筹呢?”

    “呵呵,苍月兄胡说了,妃暄哪里比的石姑娘!”师妃暄不愿意多言此事,转过头来说道,“近一段日子,妃暄常听到很多人提起过你,尤其是苍月兄帮助飞马牧场,连杀四大寇,甚至在江湖上也有隐隐约约的传闻,说任少名实际上说苍月兄所杀,妃暄心中实在好奇,故此特地来看一看,苍月兄是否真如众人所言一致。”

    “来了么?”陆远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妃暄既然已经看过,那就此别过罢!”

    “呃……”师妃暄微微一愣,看了一会儿江流,忽然淡淡地道:“苍月兄,你这就要走么?为何与妃暄畅谈良久,还不上船。”

    “上船?”陆远摇头一笑,有一种船上做不得的,那就佛家的船,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那就是渡化,他可不小莫名其妙的成了慈航静斋的人,即使他修炼她们的绝学慈航剑典,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师妃暄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苍月兄天资卓越,必与沙门有缘,何不随妃暄同船一渡?人世苦难,福祸旦夕,沉迷其中,风云百年,苍月兄乃大智慧之人,何不超脱自己。洗净灵识,早登大乘?”

    “超脱自己?”陆远不禁一笑,说道,“我的理想自然是这个,可惜的是,你给不了!”

    “这妃暄自然是给不了,不过苍月兄如果能守念固一,勇猛精进,明悟真理,以苍月兄的资质,想必更比妃暄早释经证果。”师妃暄微微一笑,沉吟道:“世间种种,皆属虚幻,苍月兄为何还不醒悟?”

    “更高的层次,佛也好,道也好,他们对我来说,仅仅只是束缚而已!”陆远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我的追求乃是无限永恒。”

    “无限永恒?”师妃暄点头道:“苍月兄的追求,不正是妃暄修行所求之证果么?”

    “呵呵,那么某种程度上,我们便是道友咯!”陆远微微一笑,仿佛很是高兴的说道。”

    师妃暄微微一笑,点头道:“自然是这么一回事,苍月的追求,也是妃暄心中的奉行。”

    “没想到妃暄也是如此远大之人,只是不知道为何要堕入这红尘万丈,要知道这个最坏道心,如不是最近天下大乱,我没办法继续修行,加之修炼遇到了一些瓶颈,迫不得已之下,也不会贸然入世修行!”陆远微微一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师妃暄微微一惊,笑道:“此乃是师门的宏愿,妃暄身为慈航静斋传人,现在天下大乱,也如苍月兄一样,不得不入世修行。”

    “唔,原来如此!”陆远微微一笑,突然想到什么,扭头问道,“那么想必妃暄专门在这里等我同船共渡,肯定也不简单吧?”

    “苍月兄误会了,妃暄只是偶然遇到苍月兄路过而已,这件事本来就是这么简单。”师妃暄微微点头,毫不在意的说道。

    陆远微微一笑,怀疑的问道,“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不知道妃暄现在作何想?”

    “现在妃暄正考虑,是不是要请苍月兄同妃暄回师门一叙。”师妃暄微微一笑的说道。

    苍月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斩金捷铁的拒绝道:““不用考虑了,我在洛阳在事情要忙,要是去了慈航静斋可不合适?”

    “如此说来,还真让人失望呢!”师妃暄遗憾的说道,“只是不知可否问一句,苍月兄留在洛印可是有什么要事,如果可以的话,妃暄也好尽地主之谊,帮助一下。”

    “不用了,只是些小事而已!”陆远摆摆手说道,不愿意浪费时间,扭头就走了。

    至于什么帮忙,虽然慈航静斋只是一个地位崇高的小势力而已,真正厉害还是它背后的白道势力,借用她的帮助的话,即使无意宣扬,恐怕他的目光转眼之间就传的沸沸扬扬,更何况他还是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如同夺取和氏璧。

    看见陆远渐渐远去,师妃暄微微的叹息一声,整个人飘然而起,如仙子九天遨游,又如柳絮随风,轻灵无物,御风而而去。

    陆远微微停步,看着师妃暄,在江风轻轻的吹拂下,渐渐远去,就连那一叶扁舟都扔下了,只余下那抹若隐若现地倩影。

    “道不同不相为谋!”虽然陆远也曾渴望过有一个与他目的一致的女子相伴,就在靠近师妃暄那一刻,这一点点心意萌动,但是下看着远去的背影,只留下一缕若有若无的暗香,久久不散,似绕身转,又似缠绵心头,陆远反而渐渐冷静了,看着那消失天际的影子久久也不说话。

    终究只是一个剧情人物,无论一言一行,都被无形的力量束缚,当然如果她能够觉醒的话,陆远并不介意身边多一个人,尤其是如此聪慧,志向远大的女性。

    没错,他并不排斥,师妃暄并不如她柔弱的外表一样,这一次交谈,看似她被自己步步进迫,而步步退让,可是每一次到了底线时,却让她都能轻易扭转局势,转眼之间,不分胜负,可谓是滴水不漏。

    不过,准确来说,是他输了一筹,毕竟他对师妃喧知根知底,结果一番闲聊非但没有得到任何有用讯息,反而平白无故的暴露了自己目的,如果不是他反应得快,知道适可而止,恐怕什么都暴露了。

    陆远心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难怪古灵精怪的双龙会在她的手中吃瘪,就绾绾也在某些时候,让她玩得团团转,师妃暄果然不愧是慈航静斋传人,确有其极过人之处。

    当然如果要是收获的话,也不算没有的,至少陆远知道慈航静斋为何武功不是最强,却能够在白道之中,隐隐约约的成为魁首,因为最佳的原因就是剑心通明,在剑心通明之下,任何细微之处都能够无限放大,找到人心存在着的破绽。

    这一刻,陆远终于明白,武功应用不一定是打打杀杀,在其他领域也开始作为一把好帮手,看看慈航静斋的存在就知道了。

    无论是外界如何变化,它都能始终伫立不到,考得便是慈航剑典带来的精神境界,不得寸进尺,没此拿了好处之后,就即使功成身退,而不是被人鸟尽弓藏。

    陆远心中暗叹,难怪魔门一直被慈航静斋为首的白道碾压,即使如绾绾这样的人间精灵也是一样,恐怕就是精神修为的差距吧,魔门的人即使再厉害,多多少少都让精神缺陷,以至于某种程度上不得存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