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心剑之极

爱死笔趣阁 www.24biqug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吼!”

    似乎已经预知到危险,舔食者同一时间发动攻击。它那流畅的身形奔腾而出,修长坚韧的舌头一缩一涨,直接洞穿而来。

    “唔,有趣!”陆远微微一笑,满月再次凝练,阔至苍月,有限的攻击也跟着膨胀。

    一时之间,一往无前的剑势也随之暴涨。

    “吼!”

    白色月华大盛,舔舐者的舌头首当其冲。

    如螳臂当车,在离陆远三十公分的位置,只是微微触碰,舔舐者的舌头瞬间粉碎。

    随手一击的苍月斩,威力竟然恐怖如斯!

    陆远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也没有遏制剑气蔓延,只见苍月斩余势未收,碾碎甜食着的舌头之后,就如脱缰的野马一样,余势不减的直奔尽头嗜血的舔舐者。

    苍月斩逼近的瞬间,舔舐者如炸毛一样,浑身肌肉一绷,如跳蚤似的猛然一弹。

    “给它躲开了么?”陆远微微遗憾的想到,只见银白剑气如切豆腐似的,穿过舔舐者的位置,斩裂围栏,一往无前的直冲走廊,最后,消失在了茫茫的天际。

    “不,应该没有!”陆远微微一顿,一股淡淡的血腥忽然弥漫而出,那里面带着一股丧尸特有的腐臭,显然舔食者受伤了!

    看见陆远悠哉悠哉的模样,西琳娜忍不住娇喝一声,“你在犹豫什么?还不快上!”

    “追杀!”陆远摇头一笑,望向逃出生天的舔食者,瞬间大吃一惊,只见甜食着斩成肉泥的右肢,在蠕动,冒出一道道的肉芽,并以每分每秒的速度覆盖着伤口。

    “嘶……好恐怖的再生能力!”陆远倒吸了一口凉气,前倾连忙上扑,银白剑气再现。

    “这次可不会让你逃了!”剑气争鸣,这次他可不会手下留情,让甜食着逃之夭夭。

    “吼!”

    似乎已经知晓死亡临近,舔舐者望向陆远猛然嘶吼,刚要闪避,但身体却蓦地一顿,显然是仓促之下,腿伤还没有复原。

    看着舔舐者短暂的凝塞,陆远剑气猛然凝聚,而后一指,气蓄于剑,挥洒而出。

    “吼!”

    甜食着躲闪不及,银月似的剑气从舔舐者的正门一划而过,发出一阵痛苦的嘶吼。

    陆远收起幻想之剑一笑,舔舐者下一个瞬间,猛的一裂,分成两半,缓缓倒下。

    “咦,这是……”

    陆远微微吃了一惊,舔食者的两半残躯体如地面的蚯蚓似的,不断跳动,做着垂死的挣扎。

    “混蛋小子,它还没死,快补刀!”西琳娜提醒道。

    “还真是一如之前的并不好听。”陆远深以为然的笑了笑,随手一指,一道剑气迸发而出,

    不过,没等剑气碾碎舔舐者的残躯,一道黑影就从傍边窜出,陆远连忙调转方向,凝聚一道剑气,劈向这突如袭来之客。

    “嗯,它的目标似乎不是我!”陆远银白剑气出乎意料之外的落空,心中瞬间明悟,另一头舔舐者的目标,是地上的残躯!

    想到这里,陆远微愣一下,虽不知舔舐者欲意为何,但绝对不会是什么一件好事。

    不过,有一就有二,第一只舔舐者都已经干掉,那么剩下的这只也就不足为虑。

    “呲——”

    利刃穿透肉体,陆远瞳孔一缩,只见舔舐者无视于他,隐藏着嘴里的舌头忽然伸出,如同一道黑芒闪现,贯穿了地上残躯。

    “这时吃掉同伴么?有趣,让看看你的极限吧!”反正敌人太弱的话,也达不到试刀的目的,不如等一等再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这点陆远可非常期待。

    贯穿地上残躯之后,舔舐者张开满是利齿的血嘴,同时的舌头一收,连同地上残躯拉回来,瞬息间,将其连皮带骨吞噬。

    “别让它吞噬!”看见陆远无动于衷,反而跃跃欲试,西琳娜大吃一惊,连忙跑了来。

    陆远回过头来,只见西琳娜一身红衣似火一样燃烧,“咦,为什么要那么紧张呢?”

    “赤焰斩!”

    西琳娜冷冷的看了眼陆远,手中大剑瞬间挥出,一道赤红的火焰之刃自剑刃吐露。

    热浪滚滚而来,炙热烈焰让人不由心急体焦。

    “嗯,这女人——殃及池鱼么?!”烈焰溅射而出,陆远接忙退后,避开充斥的烈焰。

    “吼!”

    舔舐者看向西琳娜,浑身肌肉如水面波浪似的疯狂鼓动,缭绕于身的气势猛然暴增,一股冰冷残暴的精神力透体而出。

    “果然如此,它在进化!”陆远心中有了一点明了,幻想之刃一挥,银白剑气瞬间冲破橘黄烈焰,不紧不慢的追了上去。

    舔舐者感觉每时每刻都在变强,但是赤红之刃临身,一股危险笼罩,也顾不得进化,四肢伏地一跃,擦过火焰窜逃而出。

    “真是惊险,差之毫厘啊!可惜,最后还是棋错一着,满盘皆输!”陆远冷冷一笑,化为一道黑影,忽从前面冒出,紧随而来的月光一样银白,那是幻想之剑。

    “苍月斩!”见舔舐者逃出来,陆远微微一笑,手中蓄势待发的剑气挥出,化为一丝银芒,迅疾而凌厉,根本没有的机会。

    舔舐者嘶吼一声,不及闪躲之下,银白剑气横扫而出,一往无前,击中了它前半身。

    “吼!”

    舔舐者猛声怒吼,不等陆远收剑,只见舔舐者浑身肌肉蠕动,而后凝固,化为一套坚硬的生物甲壳,将其牢牢保护起来。

    陆远微微一惊,不禁咂舌,“这是被动进化么?”

    “吱——”

    剑气斩中甲壳,就如切割钢铁似的,瞬间泛起一阵牙酸之音,无坚不摧的剑气,此刻竟噬羽而归,就连外层薄薄的生物铠甲,最后也未能够取下一分一毫。

    “快退!它进化了!”西琳娜跑过来看见甜食着的模样,以及陆远错愕呆子的模样,不由焦急的大喊。

    陆远回过头一看,撇撇嘴说道,“这女人真啰嗦!”

    说话之际,舔舐者动了,它仰头敞天怒吼,宣泄着自己的新生。

    陆远微笑看过来,只见甜食着脆弱的肌肉已为铠甲所保护,粗壮的四肢也比之前更加的精炼,流畅的体格更是发达健硕。

    不过,那长长的舌头,似乎已经消失不见,看样子应该是因为不再需要,舍弃了吧!

    不过,虽然舍弃那部分力量,它的实力确是毋庸置疑,已然是之前的数倍提升。

    看着眼前浑身倒刺的怪兽,陆远波澜不惊的心境,泛起一阵跃跃欲试,也只有这样的姿态才配试剑,之前那种如豆腐一样的身体,实在是浪费他的宝贵时间。

    “小子!你怎么还傻傻乎乎的愣在那里不走?”西琳娜的声音传来,陆远回头一看,她不知何时,当仁不让的与他并肩对敌。

    陆远打量西琳娜一眼,沉默不语,完全回到的意思。西琳娜看到这里,冷哼一声,手中大剑泛起赤红灼炎,斜劈而出。

    炽热之焰舔舐而出,瞬间融化旁边的钢铁,舔舐者却毫不在意,伸展利如刃的利爪,一阵冰冷彻骨的寒光,直冲而出!

    西琳娜大吃一惊,陆远微微叹息,果然是在逞强,西琳娜绝不会是甜食着的对手。

    “吼!”

    舔舐者如同暴起的狂兽,从地面一跃而起,一爪撕裂赤红的烈焰之刃,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口,咬向罪魁祸首的西琳娜。

    “女人,你在犹豫什么?给我闪开!”陆远一声大喝,如平地里的惊雷,西琳娜下意识一闪,剑气如风,冷冽无情的刮来。

    “叮——”

    剑刃一劈,砍向张狂的大嘴,点点火星闪耀而出,瞬间映入陆远那黝黑的眼眸。

    “连嘴巴也受到保护么?就像看中钢铁一样!”陆远迅速一退,看着甜食着有些吃惊,“这……这还是肉体吗?”

    削铁如泥的幻想之刃斩出,竟如普通刀剑劈砍钢铁似的,只留下一点浅浅的划痕。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甜食着已经超越了他的肉体,至少他做不到这一点,当然也仅仅是肉体而已,要是手段他多的是。

    “吼!”

    舔舐者受到力量伤害,如同子弹一样弹飞而出。

    情急之下,它连忙一个空翻,四肢着地,紧紧抓住地面,而后一跃,伴随着一道兽吼,竟然毫不犹豫,再次挥爪而出。

    看着冲了上来的甜食着,陆远撇撇嘴说道,“我就不信了,你关节还如壳一样坚硬!”

    “嘁!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嘛!”西琳娜微微一笑,提剑直冲,大剑以沉重之势劈出。

    “力劈华山么?!”陆远微微一笑,紧随其后,心领神会的从旁协助,寻找弱点。

    “吼!”

    如野兽似的嘶吼,空中飘来一阵尸腐之气。

    舔舐者来了。

    “去死吧!臭虫!”西琳娜大喝一声,早已经蓄势待发的大剑,猛的重重碾压而出。

    “叮——”

    钢铁撞击之声再次出现,虽然那样破开舔舐者防御,但巨大的反弹之力也自此蓦然爆发,还是把它强力的反弹了回去。

    西琳娜特挡不住这份反弹,忍不住蹭蹭后退。

    “你没事吧?”陆远连忙上前,扶住西琳娜。

    西琳娜想也不想,一把推开陆远,似乎颇为不悦,嘴上冷冷的说道,“哼,让开!”

    “还是让我来吧!”陆远哭笑不得,这女人还真是逞强,明明很受用偏要故作冷淡。

    “你……”西琳娜看了眼陆远,撇过头说道,“小心一点,它的速度与力量也不弱!”

    “这我自然知道!”陆远点点头,提剑冲出。

    虽然相等舔舐者适应了暴涨的力量之后,他再出手斩杀它,也好达到最好的试剑的效果,但是人命关天,容不得玩笑。

    “幻想之剑!”

    剑气涌出,附着剑身,银白凝聚,化为剑芒,在陆远手中泛起不寒而栗的冷芒。

    “呜呜——”舔舐者低鸣几声,也迎了上去。

    “好快,是左边!还是右边!”

    舔舐者移动的速度极快,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前几次教训,本应直来直去的路线,映入陆远眼帘之时,渐渐曲折起来,只剩一条快得忘却思维的曲折黑线。

    转眼间,舔舐者已到身前,陆远突然一笑,猛然间,斩出剑刃,大喝,“在右边!”

    剑芒大胜,随着银白之刃斩落而下,漠然爆发,如同针雨一样,连绵不绝的射出。

    舔舐者微微一顿,被针雨击中,连忙一闪。

    西琳娜大吃一惊,连忙冲出,”火啊,剑刃——烈焰斩!”

    炙之焰再现,如怒奔的狂狮,狂涌而出。

    陆远微微一笑,那剑气如虹,气势高涨,前所未有。

    不过,还未等西琳娜劈中甜食着,它刚刚落得就猛的一顿说,而后不知道怎么回事,纹丝不动,没有气息,如死了一样。

    西琳娜停步,戒备道,“这是……怎么回事?!”

    “它已经死了!”陆远微微一笑说道,不愧是幻想之剑么,连虚无的心剑也能承载。

    “死了?”西琳娜微微一喜,但见甜食着肉体似乎完好无损,仍然没有放下戒备。

    她稳定身形,找准重心,提起已因高温而渐渐赤红的大剑,在剑刃微微凝聚能量。

    “烈焰之斩!”

    此乃她最强的绝技,随之手臂挥舞,沉重大剑刮起一阵凌厉罡风,炙热的烈焰化为刀刃,如狂奔的猛兽,无情撕咬而出。

    “赢了!”陆远撇撇嘴道。

    舔舐者没有怒吼,没有丝毫回应,在烈焰与剑气之下,渐渐化为一点点的尘埃。

    “原来你没有胡说,它真的死了!”西琳娜一笑,高兴的回过头来,“你怎么做到的?”

    “我……”陆远刚要回答,体内突然传来一阵虚脱,随之还泛起一阵阵无力的眩晕,幻想之刃也因无力而化为荧光消失。

    “该死的,心剑消耗竟如此严重!”精神力被抽空大半,眼皮如灌铅一样,耳朵也渐渐失聪沉重而模糊,陆远渐渐迈入死寂。

    看着陆远身体倾斜,西琳娜连忙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是我,小子,虽然你不怎么样,但在怎么说,你也是我并肩的战友,扔下这样的你,我怎么过意得去呢?”

    西琳娜不问自答,扛住陆远一笑,满是期待!

    黑暗!

    没有丝毫光明,吞噬一切的黑暗!

    黑暗无穷无尽,完全没有能看见的界限!

    像是张噬人的大口!黑暗吞噬着一切勇气和力量,沉重的压抑着陆远无力挣扎。

    只能无力躺着,无能感触着虚无的地面。

    然后,眼睁睁的,一点一点的,任它将自己卷进去,卷进那张噬人的大口里面。

    听着细碎的声音,只等它露出锋利的锐齿,一点点的将自己撕碎,将微不足道的自己碾压,毫不留情的碾成细碎残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