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少女如梦

爱死笔趣阁 www.24biqug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啊啊啊啊……”

    惊骇之下,陆远恐惧大喊,猛踢开压在身上的被子,这才发现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陆远浑身冷汗的从床上撑起。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喃喃自语,“这是……噩梦吗?”

    只是目光四处一扫,却猛然间回过神来,“等等!这里……这地方……这个我在的地方……我所在的是……这里到底是哪里?”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平凡小家,虽然面积有点狭小,但房间布置却处处传递着一阵阵温馨,那是名为家的特殊温暖。

    “家么?”陆远滑稽一笑,没想到在和平安逸的现实,他没有而奢望的东西,这一刻,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竟然出现了。

    猛然之间,一阵时空交错觥筹的感觉忽然出现,并油然而生的占据了他的身心。

    不知怎的,他想笑——像平日里与同事开玩笑一样,哈哈大笑,这世界真可笑!

    “等等——”

    陆远看了看周身,下意识拿起翻在一旁的薄被,放在鼻尖嗅了嗅,一阵奇特而区别与香水的气味,在这一瞬间扑鼻而来。

    “真香——这是……女孩子的气味!”陆远微微一愣,不禁有些错愕,“这似乎是西琳娜的气味,那么这里是……西琳娜的家,而这里就是她睡觉的卧室。”

    陆远默认惊醒,正要使出看看,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有人过来。

    “咔嚓——”

    钥匙插进锁孔,响起一声反扭的清脆之音。

    “会谁呢?……”

    虽然确定身处的地方,但是不见西琳娜出现,陆远仍然不禁神经紧绷,紧张的望向紧闭着的门外。他扔下手里的薄被,从床上跳了下来,小心的摸向了客厅。

    刚走几步,“吱呀——”一声,房门忽然打开了。

    紧随其后,一个有着漂亮樱花色头发的少女映入视野,她平淡的向这走了进来。

    “咦,这事……”少女刚刚踏进房门脚步忽然微微一顿,直接停下,伫立在了那里。

    陆远注视着,这一刻,清晰的看见,她脸上温馨的笑容,瞬间寒冷下来,而后眼睛微眯,以无比冷冽的目光扫视而来。

    陆远微微一惊,只见少女冷冷的注视着门后,而无巧不巧的,他正好愣在那里。

    “你是谁!”

    少女话语尖利,带着一点冰冷彻骨的严寒。

    “真是不可爱呢!”陆远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但是经过她这么一刺激,他混沌的神经也蓦地醒来,只是心绪稍显凌乱而已。

    冷静一点之后,陆远解释道,“我是西琳娜的朋友,你可以叫我苍月!我被她带来这里,现在还迷迷糊糊的!你是……这里是?”

    “你是姐姐的朋友?!”

    少女没正面回答,只是皱了皱樱色的秀眉,毫不掩饰的孤疑打量着门后的陆远。

    陆远亲和地微微一笑,说道,“是啊!我是你姐姐的……嗯,我们应该算是朋友吧!?”

    “是吗?”

    少女忽然低下头,看不到她是怎样的表情。

    不过,陆远却瞬间感到危险,这一瞬间,他浑身每个细胞传出了危险的警报。

    ——好危险!这女人好危险!

    不过,她要干嘛?

    陆远不明所以地看着少女,气氛渐渐沉重起来,她的身上散发着名为危险的气息。

    想及此处,陆远微微退后,这样子的感触让他很不适,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舞一样。

    也不知道她的力量如何?竟能让自己产生这样的感觉!不过,这也有可能错觉。

    不过,即使如此,有一点也是可以肯定的,那便是眼前的少女,虽然外表非常可爱,内里却是绝不逊色西琳娜的异能者。

    而她绝对是和那女人同等且一样危险的存在。

    “我知道了!”少女忽然说道,那诡异的气氛,在这一刻,也不知道怎么瞬间消散。

    她向前走了一小步,粉红的瞳孔直视着陆远,盯着他的脸庞,好像是在寻找什么。

    “你你……你要干什么?”陆远错愕地问道,这感觉就像是紧握着的皮球,忽然出现反弹的那一瞬间,让人难以将其掌控。

    陆远不由退后一步,被她这样盯着,真的一点也不好受,当然,这并非是厌恶。

    细说下来,反而有点享受,她给人感觉……具体的感觉,他也无法用语言来表述!

    他现在唯一知道的,也只是,他必须远远离开她,远远的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就像过线了一样,他们不能踩着那条线,哪怕它的本身再细再小。

    “不,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少女说话了,她说,“我只是要毫不犹豫的杀掉你!”

    “什么?”陆远微微一惊,她的嗓音由暖热转为温和,他没有反应过来,又化为严寒的冰刃,不挥刃就已经刺破他的心扉。

    不过,也不等他细想,危险的感觉也紧随其后,刹那之间,在他心扉漠然升起。

    她……她——危险——踏步——闪啊——退!

    神经在呻吟,蓦然间,他转身往后一退。

    “吱——”

    摩擦之声吱吱作响,刺激着没什么存在感的耳朵。

    陆远连忙暴退,脚步一刻也没来得及停下。

    他神色凝重的看向少女,那是风,无比凌厉的风,沾到一点就会流血受伤,就会从里到外,上到下,左到右的裂开两段。

    “呵呵,骗子先生,你的说谎技术可有待锻炼喔!姐姐才没有朋友呢,怎么可能会有一个眼睛亲密到可以带回家的男人!”少女平静的说道,同时缓缓收回前伸的手,将那异能形成的风举在眼前欣赏。

    小小的风刃高速自转,在食指间将空气割得吱吱作响,就像一个袖珍似的艺术品。

    “这——她……你姐姐说不定是哪根筋不对,哈哈!就把我给我带回了吧!”陆远解释着,忽然笑了起来,打起了哈哈来!

    这种撇脚的理由真够,不提她如何看待,就他而言,也绝无可能如何相信的。

    “哼,我像是傻子吗?这撇脚的理由,你还是去骗丧尸吧!反正怎样都不会有拆穿的可能,我说的对吧!——小偷先生!”少女轻笑一声,脚步逼近陆远一小步。

    “呃……小偷先生,你我……我不是骗子吗?”陆远无奈扬扬手,哭笑不得的退后一步,并非是他怕眼前的女孩,而是他无法想象,如果自己把她的家夷为平地,或者把她妹妹打伤,她回来时会怎样的抓狂,会是怎样的追着自己疯狂暴走?

    应该是身化为母暴龙吧?

    陆远不禁一笑,他可不想为了这点无聊的事情,被西琳娜满世界追杀,并叫嚣着为妹妹报仇,弃儿不舍,就如尾巴一样。

    看见陆远笑而不语,少女更是兴奋,仿佛化身一名名侦探,一字一顿的推理说道。

    “你是饿极了闯进来觅食!”

    “你走进姐姐卧室,刚刚准备……”

    “然后,你就被我发现了!?!卑劣的偷窃者!”

    “看你的样子……也不是令人怜悯的弱者啊?”

    她每说一句,就逼近陆远一步,清澈的瞳孔映出愤怒的火焰,情绪也渐渐激动起来。

    陆远微笑地笑容一沉,看着少女不禁想到,“难道是末日之前,抑或者还是弱者时期受过小偷,受到过强盗之类事情的刺激吗?”

    真是无法理解,这个存在着末日的世界?

    还有,存在于这个末日世界之中的人类。

    陆远心中涌过一阵怜悯,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

    顿时,尽管眼前的女孩子咄咄逼人,陆远却不再偏见,试着以温和的目光看着她。

    不过,转眼之间,就被理智熄灭,他狠狠地捂着嘴脸,笑道,“呵呵,我在想什么啊?我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刚才那一瞬间,我在发什么神经,一定是脑抽了吧!”

    崇高的想法,伟大的理想?这些倒低是什么东西,他一定也不想知道,因为光正伟大的事物,向来与他这卑微之人很远。

    也因此,如此的存在又怎会出现在这里呢?

    自己只是个小人物,既低贱,又渺小啊!

    少女忽然停下推理,似笑非笑的看着陆远说道,“呵呵,小偷先生,怎么不说话了?”

    “不会是被我一语道破心思,自愧不已吧?”少女也不等陆远回答,接着微微一笑,自言自语,淡淡地凝视着沉默的陆远。

    “我……”

    真是无言以对!

    陆远有些无语,原以为西琳娜已经足够强势了的,没想到眼前着女孩子,她的妹妹却是更高一层,可要比她厉害多了。

    虽然他与西琳娜摩擦很大,但彼此的想法却清晰明了,至少能非常顺畅的交流。

    而现在这人,他已经无法同她正常沟通。

    难以接触,难以触摸,她已陷入自我的世界。

    看见陆远不说话,少女似自言自语,又似审判一样的说道,“沉默?忏悔?别以为这样就能取得原谅,轻轻的一笔带过!”

    “伤痕一旦出现,就再也无法治愈,既使用针线紧紧的缝合,也抹不去深留其上疤痕!”少女情绪高跌起伏,这一刻显得异常激动!

    被她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陆远皱了皱眉头,她这是想看清他吗?还是自以为明白了一点所谓的真理,就能撕裂伪装么?!

    “你……我……”陆远无言以对,但看着少女,本想说“你误会我了!”,“你也太独断独冈了吧?”之类的话,但是话刚刚说到嘴边,却又不为何是那么的闷塞人心。

    她的眼光仿佛能刺穿人心!被她注视着,陆远突然感到一阵的忐忑,仿佛自己欠她什么一样,那蜇人的目光……真是讨厌!

    “这算是你的解释吗?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少女看见陆远不为所动,忽然笑了。

    她身体微微前驱,左脚流畅的越过右脚,右手顺势前指,旋转的风刃瞬间飚射出去。

    房间里蓦地嗡声作响,陆远连忙一退再退,避开风刃。

    “这女人发什么疯?不过,也是时候让她停止胡闹了!”陆远躲避的同时心中如此想着,心中打定主意,如果她再不理智的话,他就直接使用力量,来与她交流。

    因为这感觉真难受,仿佛就是与精神障碍者交流!

    就像中间堵住一堵墙,这墙壁很厚很厚的。

    被墙壁阻隔得他们,此刻就连正常的交流都南辕北辙,说起话来是那么的吃力。

    “去死吧!”

    看见陆远闪开攻击,少女毫不意外的大喊一声,抽出像腰带似的软剑,执地一甩,抢攻而出。

    “ceng!”

    仿佛听见了剑鸣,剑身瞬间笔直,闪过一道锋利之芒。一时之间,无尽的风刃自空中汇聚,纷纷附着于笔直的剑刃之上。

    看起来像是柄能量剑,剑刃时时刻刻都在细碎鸣叫,向世间昭现着它的锐利之锋。

    “这是——”

    陆远大吃一惊,没想到情眨眼间就出乎意外了。

    “幻想之剑!”

    陆远喝道,银白之刃自手间汇聚,他可不想那鸡蛋碰石头,即使他自信能压服于她,但是保险起见,还是用冰刃为好。

    抽出幻想之剑候后,陆远也不在啰嗦什么,一道剑气喷涌而出,直接紧握横挡。

    “叮!”

    浅青与银白交织,风之刃与幻想之刃带着雷霆万钧的交戈而过,陆远只觉一股巨大力量涌来,连忙四两拨千斤,顺势一挑。

    巨大反震顺势而出,浅青的利刃在少女控下失控,她忍不住大骇,却挡不住冰刃弹开,连忙拉开距离,警戒的戒备着。

    陆远微微吃惊地看着少女,没想到她的应变竟如此熟练,转眼就弥补了刚才的劣势。

    老实说,除了劈砍格挡这几手简陋的手段,他根本不会任何剑术,对剑之类的认知,也只停留在开有两刃的笔直利器上。

    可以说,如果同等力量下,他绝不是少女的对手。

    不过,转眼陆远也就释然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天才,更何况现在少女主动拉开距离,他也正好可以避开与她近身相斗。

    否则,以已之短攻敌之长,别说教训少女了,不出糗就好,以力压人可不怎么好听。

    “汇聚吧!风,疾风之刃!”看见陆远竟然没有追击,反而退后,少女立马明白过来,剑刃一荡,连忙替剑,突刺而出。

    “什么?这是——”

    陆远大吃一惊,只见无尽的风之力量汇聚剑刃,卷起阵阵刺耳尖啸的摩擦之音,这时他那里还不明白,这招不就是与西琳娜的烈焰斩相同,是招将风之力量凝聚出来,通过剑刃斩击而出的绝技。

    想及此处,陆远大喝一声,决定下手为强。

    瞬间,银白剑气浮现,随着陆远一挥剑刃,溅射而出。

    看见来势汹汹的苍月斩,少女大吃一惊,连忙加把力量,大喝,“撕裂吧!凌厉之风!”

    风之刃蓦地暴涨,而后又蓦地回缩。少女顺势一挥,刺痛的风之刃随之吐露而出。

    看着刹那而来的风刃,陆远持剑,鼓起剑气,聚于剑刃,而后蓄势勃发,二段攻击。

    只见一弯残月闪烁而出,房间里满是风刃与剑气乱舞,碰撞,缠绕,以死相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