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挖个坑

爱死笔趣阁 www.24biqug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杀谁?”费莎莎声音清冷,不像是平常的那样欢快。

    方振雄倏忽一怔,意识到自己多嘴,但已经收不回来了。

    “卓少只是被逼急了,开个玩笑,不用认真。”方振雄尽力打圆场,想要岔开话题。

    “不用认真?那您的意思,那笔钱我也不用认真,反正合同上签的是你的名字,对吧,您自己给钱好了。”费莎莎淡淡道,漫不经心。

    方振雄忙不迭的改口,“不是,不是这样,费小姐,您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那您也当我什么都没说,钱你来付,拜拜。”费莎莎说着就要挂断电话,一点余地也没有。

    “老爷子……费老爷子。”方振雄瞒不住了,跟费家做对,他还没有这个胆子,“卓少开玩笑说,再找不到您,就作了费老爷子,分家产。”

    方振雄颤抖着声音,心里紧张的不行。

    “哼。”费莎莎一声冷笑,这卓少风还真是够狠的,为了钱什么都顾不上了。

    “费小姐,我什么都跟您说,您赶紧把钱给我,我给卓少,省的他三天两头来家里闹,实在是……”方振雄长叹了一口气,很是为难。

    费莎莎沉默了一会,才悠悠道,“放心,钱马上就到账,到账之后,你就把钱交给卓少风。”

    “谢谢费小姐,谢谢,他这样对您,您还愿意帮他。”方振雄很是感慨,心中悬着的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方总,您是聪明人,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费莎莎淡淡道,看似提醒,实则威胁。

    方振雄自然明白,只是觉得费莎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像是平常的傻大姐,很是睿智,说的话也很是凌厉。

    方振雄心里暗自嘀咕,但也没有多想,他现在只想着摆平卓少风,“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您放心。”

    “但是……”方振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知道他到了战队的时候了。

    “什么?”费莎莎似乎早就料到,一点惊讶的都没有。

    她平心静气的等着他选择,一个选择可以拯救一切也可以毁掉一切。

    方振雄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把方兰依生病,卓少风借此威胁他一起对付凌家的事情说了出来。

    方兰依生病?

    “兰依她受了点刺激,现在情况也很不稳定。”说到这,方振雄脸色沉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费莎莎心底暗自唏嘘一声,抬眸看了一眼身旁的乔思语,她不以为然的瞥了她一眼。

    “兰依她……滥用药物。”方振雄废了好大的劲,才把这话说出来。

    他话音未落,费莎莎就明白了。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费莎莎压低声音道,又提醒了他几句才挂断电话。

    接完电话,方振雄整个人几乎虚脱了。

    他叫秘书了查了一下,钱已经到账了,他直接叫人转给了卓少风,瘫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卓少风很快便打来电话,方振雄推说有事说了几句就挂了,他不想再跟卓少风扯上什么关系。

    但他想退出,卓少风可不会同意。

    拿到了钱,公司缓解了经济压力,但也只是暂时,撑不了多久。为了长久打算,他还是得找到费莎莎才行,把她这棵摇钱树哄回来。

    他一直怀疑费莎莎跟乔思语在一起,毕竟费莎莎跟乔思语的交情还不错,尽管他背后做了下了很多功夫也没能使费莎莎少根乔思语来往,这让他窝火,但他也不能拿费莎莎怎样。

    公司的问题暂时解决,他就必须来解决家里的问题。

    他找了私家侦探,但这些天也没有找到乔思语的消息,没有乔思语的消息,但有凌智第的消息。

    卓少风从公司里出来,就直接去了凌氏。

    凌智第现在已经接手了公司,风头正盛,跟凌智第一笔,卓少风就太过狼狈,根本没法比。

    他这么狼狈,都是拜凌智第所赐,等着吧,他会一笔笔讨回来的。

    卓少风一进凌氏大厅就被人拦了下来,保安二话不说直接把他轰了出去,卓少风怒火中烧。

    “你们他妈的知道我谁吗?”卓少风冲着保安就一声怒吼,“我是卓少风,卓氏集团的总裁!”

    保安立在那,面无表情,纹丝不动,根本不搭理他。

    “我要见凌智第。”卓少风冷冷一声,就要冲进去,保安立刻挡住他,“喂,你们最好放我进去!”

    “卓少风是吗?”保安甲淡淡的看了卓少风一眼,跟保安甲对了一眼,猛地将卓少风推了出去,“我们挡的就是卓少风。”

    卓少风不由得一怔,气急败坏,连一个保安都敢对他这样。

    “挡我?”卓少风干笑两声,心里一阵窝火,挥起拳头打了过去,两个保安也不是好惹的,十个卓少风也不是他们对手,没几下,卓少风就被打趴下了。

    “卓少风先生,上面的命令,卓少风不得踏进我们公司半步。”保安乙拍拍手,撇撇嘴冷笑了一声。

    卓少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狼狈的很。

    “凌智第!”卓少风恨恨道,这个名字他一说起就恨得牙痒痒。

    “您是想自己走,还是我们帮您?”保安甲沉着脸,没什么好脸色给他,卓少风恨得不行。

    进不去,卓少风就在外面死等。

    “首长,教训了一顿。”韩子学跟凌智第汇报,凌智第笔直的立在窗前,淡淡一笑,眸光冰冷没有温度。

    “不过,他赖着不走,在楼下等您。”韩子学继续道,凝眸望着凌智第。

    凌智第微微颔首,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让他等。”凌智第沉沉道,翻看着面前的文件,心里惦记着远在英国的乔思语,想到她,他心里就暖了很多。

    韩子学答应了一声,刚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过头低声道,“首长,今天老爷子给我打了电话,叫我跟您……”

    “你出去吧。”凌智第沉着脸,眼底划过一丝恼。

    韩子学没有说下去,犹豫着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了凌智第一眼,转身出门,脚步有些沉重。

    凌震这些天把凌智第身边人的电话都打遍了,但凌智第始终没有回音,他是打定主意要把凌昊霆跟郑淑娴丢进监狱了。

    一想到凌昊霆跟郑淑娴,凌智第心里就一阵冷意,这两个人害了他母亲,现在又来害乔思语,他忍不得。

    韩子学刚出去,又进来了,脚步匆匆,连门都没敲。

    “怎么回事?”凌智第沉沉道,韩子学很少这么没规矩。

    凌智第抬眸望过去,忽的一怔,看着面前的人,沉默良久道,“爸……”

    韩子学没有多言,跟凌智第示意了一下,便去外面守着了。

    凌昊天淡淡一笑,在沙发上坐下来,气色看上去还不错,比以前好多了,人一旦自由,都会快乐起来。

    “爸,您什么回来的?”凌智第为凌昊天倒了杯水,本想放到他面前,犹豫了一下还是递给了他,凌昊天笑着接了过去。

    “没多久。”凌昊天悠悠道,喝了一口水。

    “爸,您找到妈妈了吗?”突然之间说出妈妈这两个字,不只是凌昊天连凌智第自己都觉得陌生,但并没有不自在。

    凌昊天心里沉了沉,很是欣慰的看着凌智第。

    “你不恨了?”凌昊天深呼了一口气,沉着声音说道,“不恨她答应假死,离开你,离开我们?”

    凌智第对郑淑怡一直没有恨,而是心疼。

    没有什么比放弃自己深爱的人还要痛苦的了,但郑淑怡就去做了。

    “不恨……”凌智第淡淡道,在凌昊天对面坐下来,双手紧握,脑海里闪过一些模糊的片段。

    那时候他还太小,对很多事情根本没有印象。

    “那就好。”凌昊天很满意,也很自豪,他跟郑淑怡的孩子终于长大。

    “我找了很久,也只找到一点。”凌昊天说的无奈,但眼底洋溢着幸福,幸福很快便被更多的无奈取代,“你妈妈那时候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我查到她好像在一个渔村呆过一段时间,但……”

    凌昊霆忽然停了下来,凝眸看着凌智第,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说,“但是,后来发生了一场海啸……后来就没消息了。”

    海啸?

    凌智第心下一沉,他们心里都已经有了答案。

    “继续找吧。”凌昊天打破了沉默,悠悠道,满眼的信心,凌智第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精神的凌昊天了,那样精力十足。

    “嗯,继续。”凌智第答应道,想了一会,“等这些事情处理完,我也会找,思语知道了会很高兴的。”

    凌昊天沉沉的点头,欣然一笑,长长的深呼一口气。

    “智第……”凌昊天悠悠的开口,欲言又止的样子,看起来很为难。

    “爷爷找到您了。”凌昊天一开口,凌智第就猜到了他要说什么,是为了凌昊霆跟郑淑娴。

    凌昊天抿了两口茶,摇摇头,眸眼深沉,“没有,他没有联系我,这件事你想怎么处理我不会干涉。”

    “但是,智第你现在刚刚接手公司,你就让你的二叔进了监狱,外面人会怎么说,你应该很清楚。”凌昊天言简意赅,分析的很清楚。

    “别让敌人有反扑的机会,如果你现在真把他们丢进监狱,就是在给他们机会,爷爷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凌昊天顿了顿继续道,睨了凌智第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担心。